2013年2月18日 星期一

後情人節的殘酷物語






分手前還是不要留下美好回憶,讓分手更合理好嗎?ケツメイシ『バラード』PV

2013年2月10日 星期日

Once Upon a Life~




時光飛逝,

龍年過得很快,

蛇年也將會是~

有時候也要【蛇】一下,

留一些時間給自己,

hea著過點自己喜歡過的時光。

祝蛇年平安~



 

2013年2月5日 星期二

高速消逝的食堂人情味~

2010年寫過一篇有關充滿人情味的食堂的blog: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

朋友也在食堂
(2010年1月16日)
 
{#ComicFriendInRestaurantWeb520.jpg}


食堂之所以常去...
人情味: 一見面已無需開口 order.
Yes, 就是如此...
讀書時有同學終成朋友...
工作時有同事終成朋友...
食堂中也有伙計食客終成朋友..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One of my favourite local tea cafes:

{#廳WaterColourWeb520.jpg}

。 。 。
。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而我有點傷感的是,

但近一兩年, 這類充滿人情味的食堂/食肆,

以扭曲的超高速消失。。。

那些天價的租金,

根本不是這些做小生意的小店所能負擔的!

取而代之的那些店舖的新環境,要的高回報的交易,

人情味在交易中並不需要,因為它有礙生意經營。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News Reading
(2013的香港)

銅鑼灣老麵店 恐骨牌式結業
2013年1月24日星期四上午6:46
【經濟日報專訊】被自由行迫爆的銅鑼灣,寸金尺土,加租以倍計,區內老粥麵店恐出現骨牌式結業潮。



有42年歷史、位於崇光百貨比鄰的利苑粥麵專家,被加租一倍至月租60萬,不敵「租魔」下周二無奈結業;何洪記亦憂39年老店不保,已轉型做商場店,惟雲吞麵索價近56元,比地舖本店貴近6成,店主慨歎銅鑼灣早已面目全非,非企業化食肆在港已難生存。

一碗雲吞麵賣28元的老字號利苑粥麵專家,在銅鑼灣區內已算是便宜食肆,但近日遭業主加租,由月租30萬元加至60萬。這家1971年開業、以雲吞麵、牛腩麵及糭馳名的粥麵店,最終無奈於下周二(29日)結業,下月要交舖。有傳該舖租已叫價至150萬,目前仍未租出(見另文——「利苑舖月租 傳叫價150萬」)。

友情價月租60萬 仍難負擔

店主弟弟郭先生說:「業主已經好優惠我們,(我們)是附近一帶最平租,旁邊的化粧品店要80萬租,他好想我們做下去,自己無本事,唔怪得人。」郭指1971年利苑舖位月租僅2,000元,3年前租金由逾20元萬加至30萬元,現時一半是內地客,每日生意額約3萬元。

銅鑼灣原本是美食天堂,但現在幾乎已容不下一間地道小店,同樣在銅鑼灣紮根39年的何洪記,負責人何太亦表示,擔心今年年中霎東街本店約滿後,會遭瘋狂加租。

何洪記霎東街本店原為自置物業,但兩年前家族決定出售舖位,轉為用友情價租用,據何太了解,該店市價月租30萬元。

為免與其他老店同一命運結業告終,何太坦言已有所準備,於希慎廣場開了分店,因為知道地舖難求,加上現時地舖僅1,000呎,理論上呎租要300元,而希慎分店面積2,000呎,呎租在100元以下。

商場舖雲吞麵 貴舊店6成

然而,「入商場」後食物均要加價,且收加一及3元茶錢,到地舖本店只吃一碗雲吞麵,盛惠35元,到商場分店則需48元,埋單要55.8元;乾炒牛河雖然同為80元,但商場舖埋單要91元。

何太說,商場舖因為裝修新穎,不再以茶餐廳方式經營,所以食物價格會有所不同。她慨歎非企業化經營的食肆,根本難以在港生存,銅鑼灣早已面目全非,「(我們)上一代1946年在街邊賣麵,之後進駐銅鑼灣,(現在)已經沒有香港風味,附近食肆都因店主退休、加租,而變成其他行業!」

另一家雲吞麵名店池記,其位於波斯富街分店的助理營運總監鞏小姐表示,據了解該店今年亦租約期滿,正擔心屆時被加租。


美聯工商舖(00459)行政總裁黃漢成指,銅鑼灣屬自由行重要地帶,隨着地舖租金大幅上揚,一些商品價格較低的店舖難免捱不到,變成樓上舖。「一碗粥的價錢,怎也不及一顆鑽石,粥麵要賣多少錢才可抵租金?」(系列四)

銅鑼灣老字號利苑粥麵專家因業主加租,將於下周二結業。  (譚德潤攝)


銅鑼灣老字號利苑粥麵專家因業主加租,將於下周二結業。
 


 

2013年2月1日 星期五

超簡約的WhatsApp愛情告白年代




Fujita Maiko (藤田麻衣子) - Kitto (きっと)






。。。


五分鐘後,輕輕地決定

如果你不來聯繫

這一次,我再次試睡